小鹤☆

已经咸啦

〔APH〕这个书屋大有问题!〔上〕〔朝耀〕〔第三视角〕

  早餐都带着匆忙的味道,已经少有许多年前类似的幸福感。
  林晓梅抱着一摞书,匆匆地走进一座古色古风的建筑。
  与其叫它为书屋,不如叫它为图书馆。与其叫它为图书馆,不如叫它为藏宝阁更合适。
  坐落于这片大西洋旁海岸的华美书屋,是林晓梅除了学校外最常来的地方。异国他乡,对于故土的思念日益渐长,仅仅是看见这样一座充满中/国古典姿态的书屋,也会感到无比怅然。
  脚只是刚踏进去,一股凉舒舒的感受顿时席卷全身。
  圆窗木栏,一缕烟袅袅而起。杂陈摆设是最好的颜料,为屋子增添了不少色彩。
  远远地望着那背靠着前台悠闲看书的人,林晓梅不知为何紧张了起来。
  装饰华丽的家具是对他的极好修饰,但也却总会有一种这种人该拿什么去修饰的矛盾存在。
  他仿佛是天生的王者,含蓄束缚了一切内心的繁华与张扬。
  如墨般的瞳孔,柔顺得不像话的黑发。
  黄色的皮肤,柔软的骨骼。
  他的一切在本国或许不太受关注,但却在异国光彩熠熠。
  中/国人最了解中/国人,即使可能隔海相望,林晓梅也依旧因在他国却见到本国人而喜出望外。
  “王先生。”即使内心如何澎湃,她依旧要做出一副拘谨的样子,不骄不躁,这是本国人对本国人应有的礼仪。
  那位被笔者描述得跟天仙一般的人物似乎是一惊,背部轻微抖动了一下,才缓缓转过身来。
  他们的瞳孔相对,林晓梅仿佛在那人温和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瞳孔里的黑发姑娘轻抿着嘴,克制着嘴角的扬起,神采奕奕。
  “啊林小姐,您好。有什么事吗?”王耀的眼神更柔和了,在异国他也不是很能经常看到本国人,对待这样一个只身一人来远在大西洋的国家留学的小姑娘便更为温柔。
  “哦!”林晓梅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急匆匆地将紧紧抱在怀中的那摞书堆在前台桌上,又快速检查了一遍,才缓缓舒口气。
  趁着开课前跑了大老远来还书,仅仅是不想让那位先生对她抱有“懒得借书不还”的观念。
  王耀打开了一直处于黑屏的电脑,轻轻甩了甩鼠标,对应着林晓梅的借书卡,他迅速地将记录消除。
  王耀抬起头,面含微笑地对她道:“真是勤奋呢,今天可不是周末,这么早来还书在这里倒是很少见。”
  林晓梅盯着他嘴边的笑,也舒展起了眉头来。“我还差的远呢,早点铺都已经开工很久了。”
  王耀认同地点了点头:“在这里学习压力大吗?我想像你这样的学生都能取得好成绩吧。”
  林晓梅的笑容僵硬了一下,脑里如放电影般流泻出了自己这几次考试的试卷。过了好一会,她才摆出一个苦笑:“偏科有点厉害,毕竟上课时偶尔有听不懂老师念的单词,忙于专科都有些忘了英语了。”
  “噢,”王耀像是懂了一般,同情地看着她,“也是毕竟是他国,你又不是专修英语的学生,加油吧,多去看看你专业的专有名词。”
  在林晓梅还没有说出“嗯”之前,书屋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
  “这么早居然有人在吗?”流畅的英文,发音是标准中的标准。
  林晓梅和王耀双双看向门口,男人轻踏着脚步走向前台。
  金发碧眼,典型的英/国人。
  就像王耀在自己国家其实不怎么稀奇一样,亚瑟柯克兰纵然有一张好脸蛋,但在这里也不怎么新鲜。
  两个中/国人在中/国人在英/国开的书屋和一个正统英/国佬对视,画面却竟然毫无违和。
  “你好,亚瑟先生。”林晓梅率先摆出大家闺秀的姿态,虽然很意外在这里遇见学校里的人气学长,但有礼貌的照顾是必要的。
  “你好。”亚瑟微微颔首,算是回礼。
  接着他便移开了在林晓梅身上的目光,而看向了坐在一旁的王耀。
  “哟,”他提了提手中的早点袋,“一次免费早点拖还书一天,成不?”
  王耀无奈地接过亚瑟递过来的早点,“幸好这里只是私人书屋,像你这种人就应该被国家图书馆乱棍打死。”
  “喂,我也是很有信用的!只是书很好想多留几天而已!”亚瑟争辩道。
  “行行行你很有信用,连续给我买了一周的早点拖了一周的还书期也是没谁了。”
  “切,”亚瑟的鼻孔大出气,“要不是书好看我哪有那么尽职尽责跑过来给你送早点。”
  你明明关心我!却憋在心里不说。林晓梅围观了他们的对话,内心暗笑。
  亚瑟最后还是走了,带着挑衅的眼神看了看王耀,王耀只是回他以蜜汁柔和的微笑。
  “真是难得见到亚瑟先生的这一面!”林晓梅感叹道,亚瑟学长在学校里都是一副高冷样子。
  “哈是吗,他也算我的老熟人了,从见面起他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王耀回答。
  噢。
  直到林晓梅不知怎么回到学校后,她脑内也依旧回放着刚才的情景。
  “嘿,想啥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有人大力地拍了拍她的背。
  林晓梅猛然回过头去。
  [待续]
 

【磨稻祖师】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瑶妹

  金色的高帽要戴的端正,精致的衣饰要理的整齐。不必对着镜子就能自然地扯出恰到好处的微笑,不带一丝虚假与伪装的角度。
  灿烂夺目的阳光仿佛是精心挑选的颜料,身躯边缘都被镀上了一层金光。没有一点阴暗存留。
  红砂深深刻在在额面,配上那动人心魄的眼睛。一切都美得让人心惊。
  “金光瑶每天都打扮得这么骚包是想干嘛啊。”魏无羡双手环着臂,平静地看着那迎着朝阳奔跑的浑身金光闪闪的身影。“难道现在穿得土豪一点撩妹指数可以提高?”
  “……”江澄有些埋怨魏无羡的口无遮拦,瞪了一眼试图让他闭嘴。
  魏无羡接受到了他的信号,只得摆上笑嘻嘻走到一旁去了。
  “蓝湛蓝湛!好久不见啊!”
  #
  偌大的书房,古色古风的装修为它添了几抹典雅。琴棋书画笔墨纸砚,规规矩矩地如仆人般守候在四周,为主人随时奉上最好的服务。
  头顶是眼花缭乱的画卷,膝下是舒适温暖的毛毯。不知是何材质的圆桌摆在中间,二人环桌相谈盛欢。
  “二哥的拜访真是让人惊喜啊。”金光瑶举起茶杯,笑吟吟地朝对面的人敬茶。
  蓝色抹额的男子那个时刻的音容笑貌,像是融化在这茶水里一般,饮下一口,口中很涩,涩得让人委屈。
  蓝曦臣出于自身的修养回敬了他一杯茶,两人双双对饮,同时落下茶杯,愣了一下后,又不由自主地相视而笑。
  金光瑶笑道:“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便没有什么必要的摆在明面上看的装腔作势了。”
  蓝曦臣点点头,平静地看着他的笑容。
  “听说近日晗光君修为大有长进。”
  “此言过誉了,他若能好好地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我那才是真的长进。”
  “未必,晗光君是个相当出色的人。”
  “倒不如说说那魏公子,那才是活泼得很哪。”
  “哎,”金光瑶低下头,抿了一口茶,“可惜了。”
  蓝曦臣看着他嘴角噙着的笑意,有些疑惑,但蓝曦臣并没有去问什么。
  “大哥这次的闭关,不知又要等到何时。”金光瑶放下茶杯,似乎是不经意地提起了什么。
  蓝曦臣毫无怀疑之意,只是略微点了点头。
  “话说我教与你的清心音,你可有好好练习。”他的脸上是温和的笑意。
  金光瑶抬起了眼皮又缓缓地垂下,心却像是被人狠狠绞了好几圈一般,陷入了无声无息的深渊。
  他从未怀疑过你。
  金光瑶将手使劲地捏成了一个拳头,又渐渐松开。
  他脸上明媚的笑容,融化掉了任何的异常。“当然有,大哥也比以往平静多了。”
  蓝曦臣听后脸上的笑意更盛:“我不在的时候多亏了你为他定心,这样你们相处也能更融洽了。”
  希望如此。他用谁也听不清的声音动了动嘴唇。
  #
  斧头好大好宽,坚韧之处沾染着红色的痕迹。那个人的声音真的好令人伤脑筋,每吼一声都似乎能将自己的灵魂生生抽出。
  不要再看着我了不要再看着我了。将他绑在那里,将他尸首分离。神智是无比的清晰,动手却仿佛走火入魔般的疯癫。
  蓝曦臣一连沉默了好久。
  “这是他们家必有的结局。”他的嘴角泛起一抹苦涩。
  金光瑶看着他,久久地沉默。
  身后有聂怀桑红着眼经过。
  他拿出了瑶琴,呆呆地弹奏着已经熟悉无比的清心音。他练习了很久,为了那一瞬的成功而精心策划。
  但最终,他似乎是在前一辈子拼命谋划着秘密,后一辈子又在拼命隐瞒秘密。
  #
  “我不知道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不要问我!”
  “我不会啊!真的!这是什么啊根本搞不懂啊!”
  “不知道啊!总不可能是我故意撞上去给他刺的吧!”
  “二哥!小心身后!”
  他看着那个从来都是一副弱小的孩子在那一刹那露出的微笑。
  下一秒,刀刃划过了他的身躯,他无力了,他倒在了地上。
  许多年以前,他似乎也这样倒下过,无力。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站起来的机会。
  迎着那人戒备的眼神,那人干着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哈哈,想不到我这一生,居然如此跌宕而又荒唐。
  眼睛,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
兄弟情向(?)
和基友约定写“用虐的题材写一篇甜文”,但果然使劲扳都扳不回来了orz
好久没看磨稻祖师了有些情节都有点忘了
 

【圣诞苏中】大哥啊大哥你像朵花[湾娘视角]

“话说今天是平安夜哟,来个苹果呗!”室友站在床边,笑嘻嘻地朝我挤眉弄眼。我一愣,算算时间,不知不觉居然已经到这一天了吗。果然是身处中//国大陆,这里的确没有过多的圣诞气氛。

12月24日……我默默一念,好似突然想起什么般,猛然起身,在室友惊愕的目光中飞速离开寝室。

“怎么了我没说错什么话吧……”室友有些不可思议。

“嗯……今天的话,对那个人来说的确是个重要的日子。”用天竺葵别在微卷的栗发上的少女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清澈的翡翠般的眼眸中闪烁着点点星火。

伊莎望向人离开的方向,仿佛透过这虚无缥缈的空气看到了什么。

“那个人的话,对她来讲,其实一直都是特殊的最重要的存在吧……”

﹉﹉﹉﹉﹉﹉﹉﹉

我暗暗埋怨自己的大意,一边握着手机快速走出学校大门。

任性究竟算是什么,这样做真的好吗。如今我经常会去思考这个问题,在无数次的纠结与无数次的下定决心后,我却也未做出任何改变。

有时候这会有好结果,但有时我也会自食恶果,例如现在,前段时间我才故意换了手机号码让哥哥找不到我,以至于我忘记了圣诞节的来临,也无法与哥哥取得任何联系。

真是作死……手机里始终显示“正在拨打”的画面,“哔”的一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无人接听”。

我气呼呼地按下“挂断”键,接着又重新拨号。

“真是的大哥总是在关键时候让人烦心!”嘴上这样说,我攥住手机的手还是更紧了紧。

一缕寒风突然向我的脖颈袭来,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紧了紧围巾,抬起头,呆呆地看着从我眼前走过的人们。

他们的脸上洋溢的幸福的笑容,手挽着手,肩靠着肩,似乎因为圣诞节的到来而又增添了一分甜蜜。

我有些恍惚,眼前渐渐已没有一片灯火阑珊,而是覆盖了漫漫白雪,街道房屋都被染成了无邪的雪白。

黑发的小男孩,牵着一脸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朝街道那边的米色短发男孩挥挥手。

昏暗的路灯灯光撒在三人身上,浸入了厚厚的积雪中,晕黄醉人。

“那个大哥哥真是奇怪”后来女孩回家后对自己另外两个哥哥这样说,“他有着一双让人不舒服的红色眼睛。”

“红色?那真是奇怪。”脑后甩着小辫子的男孩有些讶异。

“嗯,像是血一般?随时都要死的样子。”斯斯文文的眼镜男孩笑笑,打开扇子遮住了半张脸。

当时她并未有多在意,那个人对大哥来说可能很重要,但对他们三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关系。

后来她与大哥闹别扭,离家出走,对大哥和那个人的事情更加没有在意,发生了那样令人无力的事,她却也无法挽回。

大哥的笑颜,从那天起越发越空洞寂寞。

当年我离开家,何时想过,这一走便再也无法挽起大哥的手。

在失去了所有亲人后,又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在这关键时刻亲人却没在身边。

挽回已是不可能。

或许大哥依旧像过去那样爱着他的所有亲人,但是不仅是他,连他的亲人们,在一群人相聚在一起时,也再也无法坦然微笑。

﹉﹉﹉﹉﹉﹉﹉﹉

我的身体有些软,疲惫地倒在寝室的床上。

今天已经是第二天,圣诞节当天。昨晚我回家住了一晚,回的是我与亲人们生活的家。令我惊奇的是,家里居然有几个人在,王京、王沪有些尴尬地看着我,我也很尴尬地看着他们。

王京说他们来找大哥,可惜没找到,干脆就回来住一晚。我自然也这样回答。

另一件惊奇的事情,我发现我的房间居然还在,这个我几年没有的回来的家里居然还有我的一席之地。房间很干净,空气也没有很闷,显然是经常打扫的样子。

一个晚上并没有安宁下来,这一期间有许多亲人们都陆续回到了家,甚至在外留学的王嘉龙他们也赶了回来,好似过年的场景。

我很久没有和大家这么齐聚过了,突然一见面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不过他们似乎都没有变,对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关爱。

今天一早,突然有三十几个包裹寄到家里,寄信人无一例外居然都是大哥!他给我们每个人都寄了一份圣诞礼物!

在啼笑皆非时,所有人一边拿着自己的那一份笑着大哥时,一边默默内心酸涩起来。

我呆呆地从床上坐起身来,低下头,凝视着手里的那份包装精美的礼物。

伊莎突然走了过来,环手笑道:“看来你有一个不错的圣诞节,至少王耀他让你们担心后又送了一个大惊喜。”

我硬生生地忍住了哭出来的冲动,抬头对她笑道:“大哥一直都这么烦人,我最讨厌大哥了!”

伊莎笑着耸耸肩走开。

我重新注视起了这份礼物,最终我拆开了它。

礼物盒内只有一张颇为穷酸的贺卡。

我拿起了它,没注意时一张貌似是照片的东西从这张翻页贺卡内掉落出来。

我连忙捡起了那东西,眼睛还是先看向了贺卡。

几乎什么都没写,就大哥一签名。

“呸!”

我直接甩开这敷衍玩意,看向照片。

这是一张有些陈旧的照片,照片里有三个人。

黑发的少年梳着小辫,灿烂地笑着,握住了身旁女孩的手。

女孩笑嘻嘻地比了个剪刀手。

少年的另一旁,红色眼眸的少年静静地微笑。

我注视着这照片,良久,叹了一口气。

总之大哥,圣诞快乐。

——END——

一瞬间又化作了超渣的小学生文笔[捂脸]苏解日快乐


尘埃已定【hello结局】

【全文来自百度贴吧】

亚瑟快速打开车门,在王耀的呼唤声中闷闷地应了一下后接过对方递来的伞,头也不回地在蒙蒙雨幕中渐渐消失了身影。

“嘴上说的一点也不在意,结果还是挺着急的嘛。”慢悠悠地整理好衣领,招呼了一声刚刚一到就直接停车闷头大睡的伊万,王耀轻轻打开伞朝亚瑟消失的地方走去。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接二连三地拍打着屹立在离车不远的标志上。

“烈士陵园”。

亚瑟已经开始不顾及他一贯的绅士形象,地上溅起的污水打湿了他大半条裤子。他仅仅是随意撑起了伞,以至于许多雨水趁机又打在了他的身上。

亚瑟此时的跑姿可谓是极其狼狈,但是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远处的一抹金色若隐若现。

“费朗西斯!!你这该死的!!”

只见那边金发男人略微讶异地转过头,粗眉毛青年已经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瞬间就给了他一拳。

毫无防备!费朗西斯眼中闪过一抹卧槽,小腹足足地吃了这一拳。

“卧槽卧槽亚瑟苛刻男不带你这么玩的!刚来就给哥哥我这么沉重的打击!!”费朗故作夸张的样子,滑稽地要倒下一样。

“滚吧死玫瑰男,”亚瑟狠狠一甩手臂,“一声不吭地跑了这么久,怎么,来守寡啊?!”

“啧啧今年可是他们满三十岁的年份!哥哥我当然要来为他们来庆祝!”

亚瑟顿时有些语塞,只能狠狠瞪他一眼,随即推开了费朗,走近墓碑。

“看在他们的份上,等你给我滚回来我再收拾你!”

“是是是。”费朗连连笑道。

亚瑟便不再理他,注视着墓碑上已有些年月的文字,默不作声。

雨轻轻打在墓碑上,温柔而又恬静。

“他们是英雄。”他突然说道。

“当然。”费朗沉默了一会,又笑着回答。

这时,又有“啪啪”的脚步声传来。

“啊这个地方还真是好久没来了,”王耀环绕了四周,感慨道,“上次来好像是和那个小鸟白痴和小金毛,不过很可惜我们去的是北边的革命军官院,没有来得及来看看这两个小家伙呢。”

“还真是谢谢你还记得他们,我还以为你只会关注你那个苏//联爱人呢。”费朗笑讽道。

王耀微笑着没有回答他,走近墓碑,正了正衣服,给墓碑鞠了三个躬。

感受到另外两人疑惑的眼神,王耀偏着头看向他们,笑答道:“这是我们中/国的礼仪。”

“真是奇怪。”亚瑟嘟囔了几句。

当他们离开陵园来到车前时,之前睡觉的伊万已经不在车内了。

“他大概是去看他哥哥了。”王耀说。

“啧啧啧,我还以为他除了喝酒以外只会睡觉了呢。”亚瑟显然对伊万没有太多好感。

“还不是你半夜突然得到费朗在这的消息,什么都不顾,强行把这熊拉起来开车。”王耀揶揄他。

亚瑟正打算回答“那是因为这该死的俄/罗/斯只有这货我认识”,却突然看到王耀闪烁的琥珀色眼眸,里面似乎是有碧波流动,清澈透亮。眼眸中倒映出了他的影子。

他突然勾起一抹笑容:“看来等会回家,你是不想下/床了。”

一旁的费朗瞬间跑远,做出蒙住眼睛的样子。

王耀一愣,在反应过来时耳根已经变得通红无比。

“亚瑟柯克兰!!”

雨仍在一点一点地下着,拍打着墓碑的名字。

因为亲属的特别要求,这是一座双人墓碑。

[烈士.将领.马修·威廉姆斯/医护师.梅格·威廉姆斯.亲人:兄长.费朗西斯·波诺碧瓦...]

两位英雄将永眠于此。

他们依旧活在世界上,谁也看不到他们,但是那个金色卷发的男人却可以。

他们依然过着最快乐的生活。

因为他们彼此是最爱的人。

男人不会记得他用弟弟的名字去写小说《枫/之/加/拿/大》,不会记得他操控着两个游戏账号,一个称号绝美若法,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一个叫做“枫叶”,永远陪伴在她身边的少年。

他只知道,他的弟弟妹妹,一直都在他身边,从未离开过。

……

“喂。”

伊莎在打副本打到一半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丢给了旁边的基尔一包药。

基尔伯特因跑去接住,瞬间被BOSS反打了一下。

“今天的还没吃。”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扎进游戏。

都说女朋友讨厌男朋友打游戏,怎么我家完全不一样呢……基尔伯特泪流满面,跑去一边接水吃药。此时的“帅如鸟”已经被BOSS打得到处乱跑了。

依旧是银发绿瞳的帅如鸟。

伊莎打完副本瞟了一眼基尔的电脑屏幕,眼里闪过一丝伤感。

从很久以前湾湾让基尔捡紫色袋子的那一刻起,她才瞬间此谁都早知道,那个人的眼睛永远都不会再有颜色。

更远的以前,直到他们分别的那一刻起,他其实还看得到蓝色的天空。

那个时候的他还知道他的爱人拥有一双美丽的翠色眼眸。

当他为了她失去颜色后,他几乎忘记了所有的颜色,但是他知道,他依旧记得,他的爱人有一双真的美丽的翠色眼眸。

基尔坐了回来,戴上了耳机,专注地盯着屏幕。

伊莎开始盯着他的表情,时喜时怒,像一个傻瓜一样。

“我会给你真正的颜色。”

戴着耳机的基尔有没有听见“love you”,谁也不知道。

……

费里仍然没有回来,今天的海因里希依旧在等待。

尘埃已定。

——END——

这大概就是全文的结局了~费里牺牲了“费里”变成了“卢西”拯救了世界~[大雾~BE的cp是法加大家猜到了吗~


重逢【苏中】

王耀发现今天伊万有些异常。

没错,非常的异常。过去的伊万每次来开会都是带着笑眯眯的表情与恐怖气场,以及那始终不变的大衣上绽放的血花。不过今日的这人却一扫长期的压迫之气,深邃的眼睛、沉稳的表情,谁他妈会把这个堪比路德的严肃毛熊当成那个露西亚!

“许久不见,王耀同志。”刚刚坐下,旁边一直有些走神的伊万顿时两眼发光,即便是赶紧掩饰了下来但那挂在脸上的惊喜却是无法抹去。

这人今天发神经了?!王耀白了他一眼。“我想我们昨天才见过呢,毛熊。”

对方听见“毛熊”两字显然是一愣,像是很久没有听过这个字眼一般。不过这愣神也只是一瞬,他连忙轻咳一声道:“啊..也是呢。”

这次的联/合/国会议又一次在阿尔的喧闹中度过,唯独少缺的是伊万在台下不断对阿尔冷嘲热讽以及两人之间的冷战。除了王耀,就连死蠢ky也发现了伊万的奇怪。

“嘿你说,”菲利克斯轻轻捅了一下旁边的托里斯,“伊万今天超奇怪的咧!!你住在俄/罗/斯应该知道吧,莫不会是最近叙/利/亚的事吧~”

托里斯闻言看了一眼对面一直在神游的伊万答道:“不..从昨天晚上开始伊万先生就一直这样了。说起来他昨天下午也没有在家呢。”

王耀一直用余光扫着身旁那人有些无措的神情,忽然觉得好笑,便轻声打趣道:“我说伊万,今天你可不像以往那样强势哟。”

那人紫色的眼睛比以往要黯淡的多,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啊……是吗……”非常的奇怪。

算了。王耀打了一个哈切,回头看了一眼窗外。

天边隐隐约约显现着灰色的云层,似乎是要将整座城市覆盖。

会议毕,王耀刚走出大门,身后的伊万容光焕发,快速跟在他身后。“嘿!王耀同志!一起去吃饭怎么样。”

“可以是可以,你能不要叫我同志吗……”感觉总会联想到微妙的地方。

“我不是一直都这么叫……啊好!”意识到自己失言,伊万连忙回答道。

好奇怪啊这个人。

换上便服走在街上,伊万像是第一次来逛街的孩子一样东瞅西瞅,两个容貌俊俏的人加上这一番行为引得了一群人回头。

“我说伊万啊,今天你是在发什么神经?!”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王耀干脆直接将伊万拉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质问。

“呃……”他黯淡的紫色眸子中没有因突然被拉到一旁而产生的恼怒,反而是一种诡异的不自然。

不知从哪里见到过的似成相识……王耀盯着他的双眸,忽然觉得有些恍惚。

“就这一天...”突然沉重起来的声音,伊万启唇抬头,紫罗兰眼睛中倒影着面前人的身影,因薄薄的水雾而显得模糊。

“啊……?”

“只有这么一天……不要离开我……好吗?”他紧紧抿着嘴,声音到最后已经出现了丝丝沙哑。一层层的淡红色印在眼眶边、鼻尖上,而那黯淡的眸子前的雾气逐渐凝固成了点点水珠。

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子,拉住母亲的衣角,低声一遍遍地哀求,“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

王耀望着这个情绪紊乱、手足无措的高大青年,低低一叹,伸出手来搂住他的肩膀轻轻拍打着后背。突然有点好笑地想起了过去轻声安慰犯了错的弟子们。“放心,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但会是我离开你……”只顾着安慰伊万的王耀没有听见这句近乎绝望的低喃。

吃过饭后接下来的半天都是在两个人的闲聊闲逛中度过。王耀已经不管为什么伊万就像是对现代文明什么都不懂的几个世纪前的乡下人一样,也不想去问为什么他今天会这么怪异,总之,只要很快乐就行了不是吗。这种完全可以放松而信任对方的日子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呢。

那么上一次又是在多久呢……

耳边突然响起“嗡嗡嗡”的耳鸣,王耀突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空一般,只剩下一个念头在身体里四处回旋飘荡。

[还记得吗,过去的这段时间……][啊呀没错呢早就忘了呢……][明明说了一辈子不离开,明明说了一辈子不抛弃,哎呀呀誓言果然是不可靠的呢,明明还没有过多久就已经忘得烟——消——云——散——了呢!]

那是什么……

【呐,王耀同志,】那人的笑颜是真诚而又精致的,他没有冬妮娅的慌乱与焦急,没有娜塔莉亚的压迫与嫌弃,没有伊万的恐怖与消沉……他弯着红色的眼眸像孩子一般对他笑,他总是那么稳重认真专注地看着时代的翻天覆地,他也会在阿尔的挑衅中用冷冽的眼神轻笑着反驳..所以,他连他在离去之时也依旧挥舞着红色旗帜肆意大笑..

“苏//维//埃万岁!!”

王耀猛的惊醒,印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房间。

艰难地用手肘支起身来,闻着已经很久没有闻过的檀香味,他有些恍惚。我多久点的香……

因动作的牵引枕边的纸条顺势滑落,王耀连忙按住,也一眼就扫到了纸上短短一行字,歪歪扭扭的中文。

[生日快乐 君将永恒][伊利亚]

回应它的只有“啪嗒啪嗒”的落泪声。

*****************************************

最后懒得再渲染了XDDDD一些疑点没有点出不过应该都看的出来是怎么回事吧,大概就是伊利亚在耀诞辰日这天借了伊万的身体


【APH】七夕短篇

【全文在百度贴吧】

七夕·番外
*简短,主西皮与副西皮的花式短小虐狗时间。
*与正文没多大关系。出场的西皮全是“有可能会接触七夕(与王家人有关联)”的。
—=≡∑(((つ•̀ω•́)つ『普洪时间』
“七夕节夫妻活动?”
“没错!!今天是我们国家的七夕节!相当于你们那边的情人节。《世界纪》特地考虑我们准备了活动!”湾湾在话筒那边兴奋地吼着。
“这就是你吵我的原因?”伊莎看着手机右上角的“5:20”,觉得这几个数字在嘲讽着她。
“睡你麻痹起来嗨啊伊莎!!”
“嗨你麻痹躺下睡!!”
“唔……”
可能是声音过大,睡在旁边的基尔伯特揉揉眼睛,转过了身。伊莎略庆幸没吵醒他,立刻压下声音小声道:“你们那边现在是白天啊湾湾,我今天好不容易截稿让我好好休息一下成不?!”
“啧……那你七点钟必须上线啊!”
“知道啦!”
立马挂下电话,伊莎赶紧躲进被子里闭上眼睛。
渐渐呼吸均匀,她沉沉地进入梦中。
基尔总感觉哪里不舒服,翻了几个身,最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面前的某个东西完全搂住,使它紧紧地靠着他的怀里。
空气里都是温馨的气息。
—=≡∑(((つ•̀ω•́)つ『好茶时间』
王耀悠闲地躺在阳台的秋千椅上闭目养神,用书盖住了脸,头发已经有些散乱。阳光透过叶缝细碎地照在他的身上,就像是一副美好的图画。
在阳台边憩息的鸟儿被来人惊飞,小心翼翼的脚步声回荡在四周。
亚瑟脸色绯红,轻咳一声,将一束热烈的玫瑰花背对在身后,倚在门边自言自语。
“该……怎么说呢?”
“七、七夕节快乐?不行太老套了。你就像这玫瑰一样招惹喜爱?好、好羞耻!//////我其实真的很喜欢你?等等这个好像是告白吧。。七夕节跟我一起过吧?……”
“好啊阿鲁。”
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亚瑟一跳,不知不觉间王耀已经站到了他面前。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他已经语无伦次了。
“你开口时就吵醒我了阿鲁。”对方微微一笑。
“你都听到了……?”亚瑟顿时感觉自己无比羞耻。啊啊啊好像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说了,”王耀搂住了他的脖子,“好啊阿鲁。”
—=≡∑(((つ•̀ω•́)つ『初恋时间』
海因里希听王耀先生说过今天是七夕节,与恋人在一起的日子。
说到恋人,他就会想起那个天然可爱人畜无害的小孩,总是温柔地问他要不要吃点点心。
但是……费里西是不可能喜欢他的吧?
心里有一点莫名的失落。
随即他赶紧甩甩头,想什么呢,那种事情!
说起来费里今天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呢。
他紧贴右边摸索着墙壁,孤单地行走着。
是去找女孩子了吗。只要脑补出费里温柔笑着对可爱的女孩子递出玫瑰花,他就莫名的不爽。
不行!不能这样想!他连忙制止了自己的脑洞。
前面的房间从室内射出一道亮光,海因里希记得这间是厨房。
现在谁会在厨房里呢?他悄悄地趴在在门外偷窥。
厨房里的费里西系着围裙,哼着歌,熟练地磨面、烘烤等等。
怎么会是费里?!他的脸色猛的出现一抹红,在厨房里认真做事的费里西真是太可爱了!!
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费里听见脚步声,正要回头,却只感受到了有个人从后面紧紧抱住了自己。
“海因?”
对方却是迷了神,没有察觉到费里在呼唤着他。
算了,费里摇摇头一笑,继续制作着点心。
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七夕礼物哦,海因里希。

【APH】普洪短篇·8月20

【全文在百度贴吧】

"keseses!!伊莎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基尔一大早就在游戏里私信给她。
看着《世界纪》里突然莫名多出来的“七夕活动”,想也想得到今天便是湾湾曾经给她说过的来自东/方世界的节日——七夕节。
但是他们一般都是不过这个节,所以她很淡定地回了一句“不知道。”
“哦,这样啊……啊你今天有签售会对吧!一切顺利啊~~~~~~”
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到一种莫名了失落感,看着对方与平常相比有些奇怪的话语,她不由得就有点烦闷。
“好,我走了。”
今天的签售会已经不知道是她的第多少本书出版了,越来越多的粉丝团队,越来越大的名气。人群又一次黑压压地簇拥着台上的三人,伊莎有些恍惚。
好久以前,在她的第一次签售会,那个人就在这下面,睁着炯炯有神的眼睛认真地盯着她。
看着她的笑容,那个人的嘴角也不由得上扬;看见她有些疲惫,他也会不由自主地露出心疼的神色。
完蛋我在想什么!
粉丝们只知道台上的女子脸上不自然地染上淡淡红晕,台下便是一阵喧闹。
与湾湾他们有说有笑地离开场地,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出口旁发呆。
咦,那个是……
伊莎赶紧抛下湾湾两人跑了过去,“喂~罗德里赫先生!”
罗德里赫听到叫声立刻回了神,转过头来看着渐渐跑近满脸笑容的伊莎,随即也露出了淡淡微笑。后面的湾湾和本田菊就不高兴了。
“喂我说,和伊莎两情相悦的不是那个蠢鸟吗!”“那位先生将花藏在身后呢。”“啧今天我记得是七夕节来着,他该不会是想……天哪在我突然有种‘众人之中唯有蠢鸟头上一抹绿’的错觉。”“但是伊莎小姐和基尔先生并不知道对方的心意吧……你也不用担心毕竟欧/洲/人似乎都是不过七夕节的。”
两人还在讨论中,却看见那位戴着眼镜的先生优雅地将花献给伊莎,伊莎神情未有一丝慌乱,彬彬有礼地笑着接下。
“……真是开放的欧/洲/人。”“嘛,好像是这样的呢。”
伊莎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忙转过头来看着一脸“我们就被你这样无情抛弃了我们真是好可怜啊”的两人。
她扑哧一笑,对着两人远远喊了一句:“罗德先生要请我们吃庆功宴呢!你们快点啊!”
一听到“吃”,两人瞬间停止讨论赶紧跑了过来。
地点是一家高档酒店,当伊莎到了时首先便是想着罗德里赫先生是怎么找到路的,再者便是想到这么豪华的地方他舍得吗。
仿佛是看透了伊莎的想法,罗德只是缓缓道:"既然是请你们吃庆功宴,这点钱我也要吝啬的话就太小气了吧。"
“我觉得这个罗德先生好像比蠢鸟好得多啊……”
“在下……也这么认为。”
即便是吃不惯欧/洲/菜的两位亚//洲友人,在这家餐厅里吃得也是津津有味。林晓梅和本田菊对罗德里赫的好感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
告别了两个面色有点奇怪的小伙伴,伊莎和罗德里赫直接回到了家。
然而刚进家门,罗德里赫先生还没开灯就以还有工作而匆匆上楼,伊莎只好自己摸索着灯的位置。
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清。似乎终于发现了按钮,她还未按下,突然脚下一绊,“嘭”的一声摔在地上。
“伊莎!!!”
有人赶紧开了灯,房子里突然明亮了起来。
刚抬头的伊莎便有种“我的开门方式不对?”的感觉。
摆满了礼盒的地板,沙发上坐满了熟悉的好朋友,四周都挂着彩带、吊坠。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几层的彩色大蛋糕。大家都用带着笑意的眼神看向她,整个房子都五颜六色起来。
伊莎还未反应过来,急忙开灯的基尔直接用公主抱的方式将她横抱起来。
“!!!!等等基尔伯特!我没事!放我下去我能走!”可是基尔伯特依旧不肯放松,紧紧地抱住她。
他的头转向伊莎,四目相对,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啧……笨蛋!”
抱着伊莎坐在沙发正中,基尔大大咧咧地让旁边人让开一点。
“看你这得瑟的样子!七夕节这天来拉仇恨吗?!”亚瑟不满地瞪视着他,身子却很诚实地挪开了一点。可惜这一挪开,他便是紧紧靠住了王耀旁边,对方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今天晚上有三个人脸色憋得通红。
“这是……”伊莎有点茫然地看着大家热热闹闹地玩耍着,七夕节是要团聚的吗?
“呸,”基尔不自然地撇过头,“本大爷问过你今天是什么日子的!”
“不是七夕节吗?”她更加茫然了。
“笨蛋伊莎!”湾湾走过来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今天是8月20号啊!”
8月20……雾草!今天是她的生日啊!
啊啊啊怎么会忘记呢!真是太羞耻了!!
伊莎面色绯红起来,害羞地紧紧闭上眼睛将脸随便埋在一个地方。
咦,怎么周围都安静了……怎么感觉气温更高了!
挪开了脸,睁开眼睛的伊莎发现自己刚才埋的地方居然是基尔的胸口!
抬起头,此时的基尔已经是脸色发红又发慌。
“yooooooooooooooooo~~~~”大家都是一阵乱叫。
许愿、吹蛋糕、拆礼物、开Party、玩游戏,从那件事到现在她几乎都没有过过生日,也从未感受过这种幸福的感觉。
“现在我是国王!那么请5号和20号接一个吻吧!”抽到国王牌的湾湾一笑,看向了已经分开的伊莎和基尔。
“我是5号……”伊莎猛地一慌。
“哦!好巧!我是20~”基尔突然冒了一声。周围人又是一阵乱叫,关于这个环节或者是他们号码的兴奋。
“!!!!!雾草!”
基尔没有给她反应时间,伊莎回过神来时只感觉唇上有了另一个人的热度。
“生日快乐伊莎,我爱你。”
——番外完——